【湖北日报】强劲“第一动力”,昂扬“领跑”志气

2018-03-15


     习近平总书记在广东代表团参加审议时指出,“发展是第一要务,人才是第一资源,创新是第一动力”“中国如果不走创新驱动发展道路,新旧动能不能顺利转换,就不能真正强大起来。”

    创新强则国运昌。

   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。把握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大势,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,不断增强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。

    创新体系建设如何加强?创新激励政策怎样落实?代表委员纷纷建言献策。


     企业技术创新体系是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建设企业技术创新体系,需要内生动力和辅助外力。企业要在生产工艺创新、产品开发创新、发展个性技术方面下功夫、见实效;政府要在促进产学研相结合、大力推广共性技术方面做文章、办实事。

     各级政府推进“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”,全民创新热情高涨。2017年,我国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9.8件,同比增长22.5%;每万户市场主体商标拥有量1520件,同比增长6.9%。我们应因势利导,完善中国制造技术创新体系,引导企业开展技术创新。具体包括政府创建企业技术创新辅导中心、企业成立产品技术中心、行业建立共性技术中心,三大中心互相关联,共同推动企业采用新材料、新技术、新工艺,开发新产品,促进企业技术进步、创新发展。

    ——金马凯旋集团董事长 肖凯旋委员


     原始创新怎么干:不能总搞“跟跑”的项目

     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强化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,启动一批科技创新重大项目,高标准建设国家实验室。

    我认为,在研发环节,高校和科研院所应着眼于原始创新,提高创新的定位,不要总是搞“跟跑”的项目,要有“领跑”的志气。特别是在面向国家重大需求和瞄准世界科技前沿的一些领域,一定要突出自主创新,创造前所未有的核心技术。

     科技成果到了转化阶段,有一个完整链条,包括研究、发明、工程化、产业化四个步骤。其中,研发多由高校和科研院所完成,工程化和产业化则多由企业完成。目前,论文和专利很多,企业也乐于生产产品,但工程化却是一大短板。究其原因,是工程化要进行大量的设计和试验,还要提供工艺方案以及批量生产的标准,投入大、周期长,很多企业都不愿承担。大量的人力和资金投在工程化,还面临着一定的财务和市场风险,这也是企业所顾忌的。

     要推进科技创新,政府可在科技成果的工程化方面出台扶持政策,为企业分担风险,调动企业的积极性,让科技成果在工程化阶段跑出“加速度”。

    ——华中科技大学校长 丁烈云代表


    科技成果谁来转: 专业队伍运营

    我国高校科技成果丰富,不仅论文产出数量巨大,而且成果转化率平均已超过17%。但和科技强国目标、世界一流大学相比,尚有较大差距,如斯坦福大学的科技成果转化率约为45%。我认为,要进一步加强高校科技成果转移转化,推动高校技术创新由技术供给导向型向市场需求导向型转变。

    制约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因素主要有三个:科技成果与市场需求结合不紧密,科技成果转化的政策和机制有待进一步健全,专门从事科技成果转化的机构、队伍和平台建设力度有待加强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支持科研院所、高校与企业融通创新,加快创新成果转化应用,为成果转化指明了方向。应加大科技创新源头供给力度,支持高校开展共性、关键、前沿技术研究,加强新型产业(工业)技术研究院建设,推动高校技术创新由技术供给导向型向市场需求导向型转变。

    我建议,建设若干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,培育一支市场化、社会化和专业化的科技成果转化队伍,开展高校科技成果转化和知识产权运营工作;探索建设科技银行、发展多层次科技资本市场,以金融创新推动科技创新,推进创新链、产业链、资金链、人才链、政策链环环相扣、相互支撑,打通科技成果转化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——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校长 王焰新委员


     创新体系怎么建:以企业为主体

    如果企业技术创新跟不上,创新的主体作用就无从发挥。我建议,实施制造业“国家企业创新工程”,成立“国家企业创新工程”建设领导小组。

    夯实企业技术创新的主体地位,还需要金融创新的支撑。建议由国家工信部牵头设立国家企业创新工程专项基金,通过PPP模式引导社会资本广泛加入,形成万亿规模的国家企业创新基金池。

——武汉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胡树华委员




金马武汉CBD | 金马郑州CBD | 金马沈阳CBD

鄂公网安备 42011602000327号